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逆天道
逆天道
?第三部 黑日初升

  ? ?? ?? ?? ?? ?? ?? ? 第一章 观音蒙尘

  冰雨心飞腾之术无法施展,只有全力击退包围上来的魔物!可这些魔物实在
不好对付,一个个不知死活,更不惧受伤,任凭被冰雨心一个个击飞,依旧前赴
后继!冰雨心心里更急,虽然这些魔物尸傀看上去并没有什幺威力,但一个是数
量太多,只转眼的功夫,竟然已经漫山遍野都是,二来是,随着魔物越来越多,
好像也越来越不好击退。

? ? 开始时,随手一下,就可以击飞击退甚至打得四分五裂的尸傀,被打飞出去
距离不断缩短不说,被直接击碎的还越来越少了!以冰雨心的功力,这样的魔物
该是抬手间灰飞烟灭才对!

? ? 眼看天色再次转为阴沈,冰雨心心里更急,真要是天黑下来,缺少了阳气压
制,这些魔物该更不好对付了!再扫视四周,也没见到明臣舜的影子,肯定是想
等自己消耗的差不多了再突然出手!想到这里,她当机立断!娇喝一声「六道轮
回,恶灵消散!」手中念珠向上抛起,顿时,圣洁的金光散开,铺天盖地,光亮
到处,魔物瞬间化作齑粉,没了蹤影……

  再看周围,虽然还是那片山地,可竟然已经是月上树梢头!她心中恍然,刚
才明臣舜还是用了妖法,遮盖了天地,让自己判断不出时间!这孽畜的道行也着
实厉害,自己以佛法破之,竟然要连续出手才能化解!心里越想越觉得明臣舜野
心不小,略作思考一下,她决定还是赶快去峨眉派再做道理!以此魔的手段,峨
眉派上下绝无单打独斗可以对付的高手,而纵然以阵法抗住一时,他有官府力量
在后帮助,迟早也是祸端!峨眉派心慈师太也是当年围攻修龙宗的高手之一,正
好去峨眉和她商议一下对策!

  打定主意,冰雨心再次施展腾云术,可依旧是飞不起来,只是比刚才强一些,
能腾到四五丈的半空,前行个二三里就会落下。「看来自己刚才法力消耗太多!」
来不及多想,冰雨心展开轻功,向峨眉方向疾驰而来。

  南海普陀院,白秀灵坐卧不安,这是自记事以来,从未有过的事情!以至于
她闭关都无法进行下去,却得知师父冰雨心已经赶赴峨眉!在和客居在普陀院的
梁升攀谈后,她决定也去峨眉,救援峨眉同时也支援师父!

? ? 事实上,冰雨心现在也确实需要救援!她赶了两天路,山路已经越发崎岖难
走,可她就是无法驾云长途飞行,也没有细考虑自己出了什幺问题,毕竟峨眉派
现在是危在旦夕。

? ? 按照她的估算,再有一天,不出意外的话,就可以赶到峨眉派势力範围,沿
途山野村民逐渐多了起来,不时还遇到几个到峨眉山朝圣的香客。冰雨心一直悬
着的心,也放平缓了些,看来,明臣舜还没有对峨眉派动手,不然,这里早就被
波及到了。

  以冰雨心的修为,四五日不吃不喝也没什幺问题,可谁也说不好什幺时候会
遇到明臣舜,于是,在看见一个小酒店时,她停住脚步,要了碗素面,几样素菜,
打尖休息。

? ? 不远处就是个小山村,一眼看去,大概十几户的样子,酒店位于村口。老闆
夫妇没用伙计,但笑脸颜开,非常热情的招待冰雨心。不多时,面端上,小菜摆
好,看她口渴,又端上一壶茶。

? ? 「老闆,敢问这里离灵光寺还有多远?」吃喝间,冰雨心盘算起路程,不由
得出口询问。

? ? 「不远了,骑马有一天半的路,早
出来点儿,路上少耽误些,一天就能到。您这是要去峨眉派啊?」

? ? 老闆说的客客气气,冰雨心道:「正是,明臣舜那个魔头要去祸害峨眉派,
我邀集武林正道去帮忙!」

? ? 「哎呀,那可就不好了!」老闆道:「明臣舜可是朝廷大臣,你们要对付他,
不是跟朝廷作对,谋反吗?你们不怕他将你们这些女人收做种女,或者官妓吗?」

? ? 「哼!怕你就不来了!现身吧!」冰雨心一把掀翻桌子,盘子碗砸向老板,
小老闆微笑着躲开,脸上一阵波动,身体舒展开,竟然是明臣舜!旁边的老板娘
就是那个号称九尾仙娘的如意!

  「不怕最好,若是都躲着我,找起来还真是麻烦呢!哈哈哈哈哈……」再看
周围,本来明媚的景色变得肃杀不说,那个村子更加被无边怨气笼罩了起来!

? ? 「好啊你,明臣舜,你又祸害了多少生灵!?」

? ? 冰雨心气得脸色煞白,明臣舜却不以为然的道:「这算什幺?这些凡夫俗子
比之牛马畜生也无多大区别,杀几个又有什幺关係?」

? ? 「混帐!」冰雨心怒道:「别说他们是人,就真是畜生,也不能随便杀生!
你这样伤天害理,真不怕天谴吗?」

? ? 「天谴?笑话!天算什幺?凭什幺管我?」明臣舜冷笑道:「别费口舌了!
那天我炸伤你用的尸傀,是胎魂炼制!即将出生被我取出,成人不得的怨气,你
虽然只沾到一点,但足以锁住你的修为!若是你静心炼化,也许三五日就可以化
解,可你只顾赶路,没有在意,却不知尸毒已经渗入你的身体,现在你的道术无
法施展了吧?哈哈哈哈……」

  冰雨心心中一惊,暗中运转,果然,丹田中真气充盈,运转正常,但就是发
出不畅。而自己的道法根本提不起来,毫无动静,心中不由得真有些慌了!「明
臣舜,我问你,你如此邪恶,可为什幺能用处正气磅礴的幻术?我不在意的情况
下居然都没有看破?」

? ? 「简单,我是九天玄女所生,先天就是正得无法再正,你自然无法看破了!」
说话间明臣舜靠近冰雨心,笑容越发淫邪,「好了,你就準备做我第二个炉鼎吧!」
突然出手攻向冰雨心,冰雨心一直在全神戒备,也随即出手反击!

  知道兇险万分,也是有了上次的试探,冰雨心出手可谓竭尽全力,拼死一搏。
但功力被封严重,最多发挥出五六成,并且,还有越来越凝滞的徵兆!

? ? 明臣舜本以为可以信手拿下对方,可冰雨心是拼死搏斗,明臣舜又不想伤其
太重,出手不由得缩手缩脚,一时间竟然又僵持起来!即便二人都没有发挥全部
功力,在一旁观战的如意也已经看得惊心动魄!打到极致,一黑一白,两个影子
在碰撞,闪转,根本看不清!天地为之动容!

? ? 但渐渐的,战况发生变化,明臣舜出手越来越自如轻鬆,脸上笑容越发得意,
仿佛冰雨心很快就是自己囊中之物似的!而冰雨心的情况越来越糟,内力已经有
不济的情况出现不说,竟然连手脚动作都开始沈重,拳打脚踢失去了淩厉!

  从中午打到傍晚,山间日落早,阳气逐渐衰弱,冰雨心已经是苦苦支撑,忽
然,明臣舜一声长啸,双手连环探出,冰雨心强打起精神招架,手忙脚乱堪堪抵
挡住,明臣舜却失去了蹤影!

? ? 危险感觉袭来,正要向前躲闪,背后风响,「噗噗噗噗」,几声过后,冰雨
心浑身酸软无力,倒在地上,睁眼看去,只有明臣舜得意洋洋的笑容。她功力道
法被锁,又是苦斗半日,这时再也支撑不住,只觉天昏地暗,晕了过去……

  一阵山风吹过,冰雨心感到凉意,身体一缩,却发现手脚都被困住,动弹不
得!她惊醒过来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赤身露体一丝不挂,被捆在一张床上!只是
是被横着捆的,双手打开分别捆在床头和床尾,双脚是捆在两条长凳上,左右分
开,私处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,完全一副胜利者姿态的明臣舜,
她当然清楚明臣舜要做什幺……

  明臣舜也赤裸着身子,旁边的如意更加如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浑身湿透,
憨懒轻浮的,说道:「主人,这贱人该还是处女,你给她破处可要辛苦一番了
……」

? ? 「无妨,她已经是地仙大成境界,功德圆满就可以飞升,我这时夺了她的红
丸,对我仙术的补益,绝对值得辛苦了!呵呵呵呵……」说话间,明臣舜走到冰
雨心双腿间,粗如人臂的鸡巴已经狰狞的勃起,张牙舞爪,耀武扬威!

? ? 「明臣舜!」冰雨心心中大骇,嘴里还警告道:「我是观音转世,你,你敢
对我无礼,会永坠无间地狱的!」

? ? 「哼,笑话,等我吸光你的功力,世间还有谁是我对手?再夺了你的道行,
西天佛祖又奈我何?」他随手一挥,捆着冰雨心双腿的绳索无声断开,正在扭捏
挣扎的冰雨心,一下子双腿解脱,就要闭合。可明臣舜却抓住他脚踝,用力向两
边一分,再次将粉嫩的私处暴露在空气中!

  「不错,不错,虽然年纪不小了,可还是这幺鲜嫩!不错!」明臣舜舔了舔
嘴唇,说不出的可恶,突然将鸡巴抵在那粉嫩的阴阜肉缝上,用力向前一挺,丑
陋的龟头顶开努力闭合拒绝侵入的两片阴唇,突兀的插了进去。

? ? 知道大难临头,心里已有準备,可冰雨心还是被这庞然大物插得尖叫一声:
「哇……」身体狂摇乱扭,无奈,手脚都被限制住,只有扭动雪白肉感的身体!

? ? 晃动间,冰雨心魂魄蕩漾,时而幻化成观音圣洁,时而恢复号呼惨叫,明臣
舜知道,她不甘清白法身被破,情急之下,修为要突破的徵兆!不见丝毫慌张,
明臣舜沈腰坐马,大鸡巴奋力向阴道最深处扎去,张牙舞爪的鸡巴,直接插到阴
道最深处,龟头抵住了紧张收缩的花芯!不理冰雨心刚刚破处,他的鸡巴又实在
大的吓人,随即开始狠抽猛插,大开大合的抽送起来!

  冰雨心只感觉自己身体都要被分成两半了!螓首乱摇,秀髮飞舞,豆子大的
汗滴不住从额头上,身体上渗透出来,滚落……明臣舜可谓是阅女无数,但还是
第一次给处子破瓜,兴奋之情可想而知!他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被温暖湿润的阴道
包夹,好像是无数小肉手在给自己做按摩,更是兴致勃发,如癡如狂!

? ? 一旁观战的如意早知明臣舜凶淫强悍,可看他一副不将冰雨心捣碎不甘休的
架势,也有些吃惊!暗念,若是自己和冰雨心异位而处,恐怕自己也招架不住这
样的姦淫吧?

  如意乃是天狐修炼千年,狐性本淫,天狐更是狐中至淫,修行千年,淫蕩可
想而知。但明臣舜一次将如意等七个狐狸精都肏得招架不住,可想而知,鸿蒙初
开的冰雨心有多惨了!

  明臣舜天赋过人,又修炼邪术有成,自出道以来,对女人出手,可谓信手拈
来。初时,他本想不费吹灰之力,就可以将冰雨心征服,可没想到,他耕耘了近
半个时辰,冰雨心开始的疼痛过去后,竟然没了反应!虽然依旧是冷汗直流,依
旧是怒视明臣舜,可却是咬紧牙关,不发一言。别说叫床,仿佛根本没有感觉!

? ? 明臣舜何时有过这样「丢人」的时候?收敛心情,开始以淫邪妖法配合,放
慢速度,按部就班的和冰雨心对耗起来!他这边恼怒,冰雨心其实心里更慌!开
始刚被姦淫,冰雨心疼痛难忍,待适应一些后,疼痛逐渐褪去,一波波心里的悸
动开始不受控制的涌起。修道之人对于道心稳定是极为重视的,她九世清修,自
然明白这种感觉意味着什幺,忙运起普陀院心法,静心凝神咒,稳住心神!

? ? 可明臣舜的鸡巴每次插入,都仿佛要将她体内每一丝空间塞满,待抽出时,
又会全部抽走,穴芯嫩肉被吸出去的感觉,仿佛自己的心都要被吸出去似的!明
臣舜每一次冲击,自己的神经都会受到一次重创,固守的阴关就会遭受一次巨振,
每振一次,就会鬆动一点,被他攻破阴关只是迟早的事情!冰雨心心里万分焦急,
一面摒弃杂念,固守识海,一面心中祷告,乞求佛祖施展神通,诛灭此魔!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明臣舜还是强横兇悍,没有一点疲累的意思,而冰雨心清
楚,自己即将到达顶峰!若是平时,以自己的功力,绝对还可以坚持一两个时辰,
可现在,自己功力已经被完全封住,最后一点残余功力早已消耗殆尽,近一个时
辰过去,她只是靠意志力在强撑,随时会崩溃!也是知道道心失守后,自己会坠
入万劫不复之地,所以,冰雨心还在咬牙坚持。

? ? 突然,明臣舜恼怒起来,他奋力将鸡巴往冰雨心蜜穴中死命一扎!龟头顶住
花芯,运功猛吸!一股炙热的真气从马眼渗出,渗入花芯,冰雨心只觉一股热流
袭来,渗入阴关,好不舒服,但瞬间,温暖热流变得如岩浆炙热,花芯仿佛被什
幺东西狠狠咬了一口,「哇啊……」一声尖叫,娇躯失控的乱抖,阴关洞开,阴
精狂泄而出,泄身了!

  明臣舜大喜,忙敞开马眼,将泄出的元阴真气一点不漏的尽情吸纳,冰雨心
泄身不停,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似的,渐渐地,眼冒金星,只觉天昏地暗,终于,
脑袋一晕失去了知觉!明臣舜才不理会,不停的吸纳,每当冰雨心的阴关有闭合
的趋势,功力外泄速度放缓,他就送一点淫邪的功力进入冰雨心的阴关。

? ? 淫邪的功力进入,即将凝结的功力仿佛又遇到烈火一样,再次溶解稀释,阴
关也被再次冲破……直到无论明臣舜如何输送功力,都无法阻止冰雨心阴关闭合,
功力再也没有一点泄出时,他才收手。将欲火尽情吐纳在冰雨心体内,将冰雨心
生生烫醒,又随即再次昏迷过去!

  此时的冰雨心,四肢大开,一头秀髮遮在脸上,洁白的身体,大汗淋漓,仿
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本来粉嫩鲜香的蜜穴,红肿破败,兀自一缩一缩的,仿
佛不甘心留在自己里面的汙秽,要全部挤出来……屁股下,草席上,掺杂在汙浊
中的丝丝血迹昭示着,她失去了处子洁身!

  天色微亮,明臣舜终于炼化了新得的功力道行,缓缓的睁开双眼,精光爆射!
一旁的如意普通跪下,惊喜的说道:「恭喜主人贺喜主人,修为再上一层楼!」

? ? 吐出一口浊气,明臣舜道:「想不到这普陀院的内功竟然如此玄妙,比我想
像中还要精纯!这女人成名几十年,果然名不虚传,我这一夜最多采去她二成功
力,等尽得其全部时,就是那贱人来了,我也不惧!」

? ? 不知他口中「贱人」指的是谁,又从哪里来,如意忍住好奇,没有多问,她
可是知道明臣舜脾气!

  南海普陀院,白秀灵坐卧不宁!梁升坐在一旁,也是愁眉苦脸,冰雨心离开
普陀院有些时日,按说早该抵达峨眉派了,但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。

? ? 白秀灵心中不安,派人出去打探,梁升占蔔了一卦,却是一头雾水,只知道
她正在「返回」普陀院。白秀灵再也坐不住了,考虑再三,她决定自己去接应师
傅,虽然卦上说冰雨心在返回途中,可她总觉得不踏实!

? ? 交待好派中事务,白秀灵急匆匆的驾云离开普陀岛,向峨眉山方向搜索而来。

? ? 此时的冰雨心确实是在返回普陀院,不过,却是成为明臣舜的「坐骑」!冰
雨心被脱得精光,却裹着一张红绳编成的网子,身上白皙的嫩肉都被勒得凸出来。
四脚着地,嘴上被套着红绳编制的笼头,嘴里塞着一根金灿灿的嚼子,明臣舜骑
坐在她肉乎乎圆翘的屁股上,将鸡巴死死的插入她的蜜穴!「一马当先」身后如
意等七个天狐紧随侍立,驾云向普陀院而来。

  「这名门正派就是不一样,骑着都特别舒服,胭脂马果然比那些宝马名驹都
好啊!哈哈哈哈……」

? ? 冰雨心恨不得一瞑不视,眼泪止不住的流下,可现在除了流泪,她什幺都做
不了!浑身功力都被锁住,想自绝经脉都不可能!道法被锁住,而且她所修炼的
道法也没有能自尽的!明臣舜昼夜宣淫,对她旦旦而伐,别说她嘴里被勒着嚼子,
就是没有,她怕是也无法咬断舌头,想死都难……

? ? 连续三天过去,明臣舜也不着急不着慌,骑着冰雨心,每每兴致到了,就按
下云头,将其就地姦淫!他本就天赋异稟,鸡巴长逾一尺,粗如人臂,精力过人,
更兼身怀邪术,每次都将冰雨心肏得死去活来,冰雨心甚至有自己会被他肏死的
感觉!可真要是被肏死也就罢了,偏偏不死!

? ? 他对冰雨心功力的採伐也越来越兇猛,只三天功夫,已经将其绝世功力采了
八成以上!而且,听他说,还要将其淫邪内力注入冰雨心阴关,将冰雨心变成彻
头彻尾的淫妇!自尽无望,冰雨心不明白,自己苦修九世,即将大功告成,为什
幺会遭如此劫难,莫非是佛祖要考验自己?还是说,佛祖忘了自己?还是说,佛
祖要拿自己来藉慰此魔……

? ? 这些固然让她害怕,但她更害怕的是,逐渐适应了明臣舜的巨大,自己的身
体竟然开始对明臣舜的姦淫不再排斥,逐渐有喜欢的态势。

? ? 每当明臣舜要姦淫自己时,蜜穴都会自然而然的分泌出大量爱液,仿佛在迎
接魔王的姦淫!而她的变化,自然逃不过明臣舜的眼睛,明臣舜奚落她,说她是
天生淫贱,修习普陀院的伪道学功夫糟蹋了「良材美质」!

  正行进间,突然,明臣舜一拉缰绳,将冰雨心惊醒,他神色凝重的按下云头,
如意等知道有大事,也不敢多言,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
? ? 「主人,有什幺异样?」如意试探着问。

? ? 明臣舜道:「前面有高手前来,要不是她行走太急没有掩饰修为,怕是真要
和她撞上了!」

? ? 「撞上又怎幺样?环宇之内还有谁能高过主人不成?」

? ? 如意拍马屁也不无道理,可明臣舜却道:「正面相对,我有把握胜她,但肯
定会很费力不说,我也不想和她硬拼两败俱伤!」

? ? 「还有这样的人?」明臣舜道:「自然,从普陀院方向而来,恐怕也只有白
秀灵了!」

? ? 冰雨心也猜到了八九分,毕竟现在能真正和他一决高下的,怕是也只有白秀
灵了!「那咱们躲吧?」

? ? 如意自以为猜到明臣舜的心思,明臣舜却傲然道:「笑话!我本就要拿下她,
哪有躲的道理?」

  「就看她的用处了!呵呵呵……」明臣舜一边淫笑一边拍打着冰雨心的雪臀,
冰雨心心中大急,真怕白秀灵会中他什幺圈套,那自己就更加无望脱困了……

  白秀灵急着赶路,忽然,感觉到前面似乎有一阵波动,仿佛是有高手在掩藏
行蹤,但没小心,露出一下,随后又彻底掩盖似的。一种不好的感觉升起,白秀
灵按下云头,展开神识,向周围展开,朝刚才感到波动的方向而去!自从姐姐白
玉灵成功升仙复位后,她在懊恼自己一时的迟疑,而失去了功德圆满的机会,进
而更加的刻苦修行。道行日益精深,比之师父冰雨心有过之无不及!一身玄门正
宗功力,更是震铄古今,单打独斗未见敌手!就是这样,她依旧不敢掉以轻心,
师父情况不明,如果能让师父吃亏,对方绝非等闲!

  转过一个小山包,白秀灵停住了脚步,傲然立在岔路中间,但见她明眸雪肤,
琼鼻高挺,世人皆说天仙下凡,天仙未必有人真见过,此时的白秀灵比之天仙一
点不逊色!她的神识扫过周围一草一木,连一只蚂蚁都没有放过,没有发现一点
破绽,可刚才的波动分明就是来自于此处!

? ? 「看来是已经离开了!」想着,白秀灵莲步轻移,作势要走,忽然,她转过
身一掌劈向山包脚下一处不起眼的角落,仔细看,那里好像和周围确实有些许不
同,似乎隔着一层水幕,边角处和周围有些错位!白秀灵秀眉倒立,美若天仙的
俏脸上,笼罩了一层寒气!掌风淩厉,夹带奔雷之势劈来,眼见整座山头都要被
她夷为平地,突然凭空从角落里伸出一掌,一股同样淩厉的黑气发出,迎上掌风,
「呯!」一声闷响,飞沙走石!一个神情孤傲的年轻男子站在她面前!

  「尊驾就是明臣舜吧?哼!」白秀灵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,严阵以待!

? ? 明臣舜负手而立,似乎并没有将白秀灵放在眼里,仔细打量这个闻名已久却
从未见面的朝廷鹰犬,年轻,长得算得上英俊,只是有些邪里邪气的。

? ? 二人目光相遇,白秀灵竟然打了个突儿!明臣舜从鼻子往上,尤其是那双眼
睛,简直就是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或者说是和自己姐妹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
「嗡……」她当即想起,姐姐被修龙宗淫辱,因奸受孕,生下的那个孩子!可自
己和师父明明把他放在木盆,任他海上漂流了,他竟然还有命?修龙宗的孽种果
然厉害!

  这边白秀灵震惊于明臣舜的身份,明臣舜却也被白秀灵的样貌震惊!这就是
和生母一模一样的,算自己姨娘的女人!想起当年种种,他恨得牙根儿痒痒,他
真想问问这个女人,自己当年犯了什幺错,居然能把自己扔到海上,任自己自生
自灭?普陀院自封名门正派的首脑,这样算正派做法?母亲和这个姨妈本是九天
玄女转世,居然这样做,不是违背狗屁天理?冰雨心既然是大慈大悲的菩萨,那
对自己可有一点慈悲?他越想越怒……

  二人沈默对峙一会儿,忽然,白秀灵稍微分神,发现明臣舜身后法阵消失,
出来几个花花绿绿的女人!这几个女人看上去妖气缭绕,绝非善类,而她们中间
架着一个被打扮成马匹的女子,女子婀娜身姿,丰胸翘臀,姿态说不出的淫亵,
可看到那梨花带雨的脸时,白秀灵心中大震,正是自己的师父,冰雨心!

? ? 此时的冰雨心,哪里还有一丝平素在莲花宝座上,讲经说法,给弟子信众开
悟时的宝颜庄相?分明就是一匹人形母马啊!金灿灿的嚼子,缠金丝的笼头,缰
绳,红绳编织的渔网似的披挂,还有后面那条浮尘般的马尾……

  「明臣舜,你竟然敢侮辱我师父,她也是你生母的师父啊!」

? ? 白秀灵被气得哆嗦,俏脸煞白,明臣舜却鄙夷的淫笑道:「我生母在何处?
她生下我可是养了我?我生母这位师父与我又有何恩典?我怎幺从没见过你这几
位至亲啊?哈哈哈哈……」

? ? 「你……」白秀灵一时语塞,自己和师父如何将繈褓中的明臣舜放入木盆,
如何放逐到海上任其自生自灭,他确实什幺也没做……

? ? 忽然,一股危险感觉袭来,白秀灵心中警动,只见她身体保持姿势不变,整
个人却向旁边滑出一丈开外!娇斥一声:「作死!」一个虚空掌拍过,明臣舜凭
空消失,掌风拍在他刚才所在位置地面,「呯……」结结实实印了一个巨大掌印!

? ? 二人再次对峙,心中都盘算起来!刚才只是匆匆互换一招,都没奈何对方,
可也都看出对方的虚实,知道都不是善与之辈!

  明臣舜身后还有几个妖女,以她们的实力,肯定无法影响双方胜负,可她们
却在押着冰雨心!

? ? 白秀灵修行再高深,也不能不理师父安危!必须速战速决,才能保师父安全!
想到这儿,白秀灵心念一动,有了道理!她身形一晃,明臣舜也几乎同时出手,
二人动作快得连如意都难以看清,只觉得两个人影在激烈碰撞。

? ? 冰雨心虽然功力被明臣舜採撷大半,但眼光犹在,暗暗替白秀灵捏了一把汗!
二人一正一邪,出手时,白秀灵光明正大,让你知道这一招如何打来,却觉得自
己各条退路都被封死,无路可逃!

? ? 明臣舜出手阴辣狠毒,无所不用其极,直取性命所在!相较之下,好像明臣
舜功力还要深过白秀灵一些,只是白秀灵动作极快,他也奈何不得。而且,明臣
舜出手虽然狠毒,可总觉得并不是想要白秀灵的性命!往往在最后留有一丝余地,
冰雨心突然醒悟,这厮是想抓活的!他不捨得伤白秀灵!

? ? 想到自己被擒的遭遇,冰雨心顿时如坠冰窖,白秀灵若真被他淫辱,那恐怕
真是天下大乱的劫数!白秀灵是他姨母,若被他姦淫就是逆天乱伦之举,而白秀
灵除了绝世功力,更有九天玄女的一部分神格,他已经从自己身上得到观音的部
分元神之力,再得到九天玄女的……后果无法可想!

  想到这里,她再次将注意力转到打斗的二人上,心中企盼着白秀灵击败此魔!

  白秀灵也察觉到明臣舜的问题,每次出手,开始都极为阴辣狠毒,可最后总
有些收敛。开始想的是,这魔头莫非还顾念几分亲情?顾念自己和他有血脉之亲,
而有所顾及?但偶尔看见师父的惨状,就打消了她这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!这魔
头肯定是想抓住自己,然后做那不堪下流之事!想到这里,她心中怒气更重,出
手更加兇狠,却逐渐浮躁起来。

  二人从白天杀到傍晚,夜色下依旧没有分出高下的意思!忽然,如意长啸一
声,拉起冰雨心的笼头,驾起妖风,向北方飞去,冰雨心功力大部分被废,道行
和少部分残存功力,又被封住,手无缚鸡之力弱女子无恙,如何能反抗?只有跟
着被拉走。白秀灵大急,想逼退明臣舜去追,却无法得逞。反而露出破绽,被明
臣舜连环指出,点向她周身大穴!白秀灵手忙脚乱,好容易才堪堪顶住,心中也
知道此魔不好对付,只有强忍住对师父的记挂,专心迎战明臣舜!

  二人还是难分高下,明臣舜心里有些着急,照这样的打法,即便自己最后获
胜,只怕也要和她拼个死活,到时候一个不小心伤了她,那自己的计画前功尽弃
不说,更加捨不得!

? ? 到底是魔道中人,恼怒之下,斗狠之心更加强烈,大喝一声:「白秀灵,接
我三掌,拼个死活!」他双掌突然平平无奇的打出,直击白秀灵胸口!

? ? 虽然出手并不快,但双掌夹带着风雷之势,周围空气都「劈啪」作响,白秀
灵根本无法躲避,只有硬碰硬才能搏取胜之机!当即也就双掌迎上,「呯!」四
掌相交,只发出闷闷的,并不大的声音,但却激起轩然大波,烈风四散开来,吹
得草木东倒西歪,似狂风过境!

? ? 只一僵持,二人便同时向后跃出,各自退了几步,刚站定,又再次翻身直扑
对手,又是同样一招,「呯!」同样的闷声,同样的飞沙走石,可再次分开,白
秀灵心中暗暗窃喜!

? ? 原来,明臣舜第二掌比第一掌还淩厉,内力似海浪,一波波袭来,后劲压着
前劲,白秀灵醒悟他这是破釜沈船,以邪派短时间激发功力的邪术,催发功力,
以求击败自己!可自己虽然多退了几步,明臣舜却嘴角已经流出一丝鲜血,一定
是他已经伤及内脏,自己只要顶住第三掌,此魔必定会后继乏力,难以支撑!

? ? 想到这里,她故意撤步,想躲开明臣舜的锋芒,可明臣舜也知道自己的情况,
哪里能让她得逞?几个纵跃,二人再次拉近距离,明臣舜出手,白秀灵避无可避,
只有全力以赴迎击!「嘭!」「谑……」二人再次分开,相对而立,明臣舜嘴角
流血已经十分明显,白秀灵也是面无血色,身体颤抖不止。可看二人的神情,白
秀灵一脸惊怒,明臣舜却笑嘻嘻的……

  「卑鄙……」白秀灵恨声骂出两个字,一口鲜血随即喷出,身体抖动更厉害。

? ? 明臣舜却笑道:「哼!赌奸不赌赖!你我公平决斗,有什幺卑鄙可言?」

? ? 他也气血翻涌在强行压制,可却十分开心!刚才他和白秀灵拼第二掌时,故
意让自己显得内伤沈重,却在拼第三下时才以邪术激发功力,白秀灵料敌不明,
被他将功力全部压回自己身上,还有他那强横的掌力,虽然两败俱伤,但白秀灵
明显更重!更重要的是,明臣舜还有帮手,如意等七女将冰雨心押回,得意洋洋
的站在了明臣舜身旁。

  「主人,这贱婢可是拿下了?」

? ? 「敢和主人作对,不知天高地厚!」

? ? 「不用急,只要你听话,主人可疼女人了,呵呵呵呵……」

? ? 几个妖女七嘴八舌的打趣着,似乎白秀灵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了!

? ? 「好了,白秀灵,你若是懂事,乖乖束手就擒,好好服侍我伺候我,本座对
你过去所做罪过可以既往不咎!待本座大功告成之日,少不得你好处,如何?」

? ? 明臣舜大喇喇的,再不拿白秀灵放在眼里,只色迷迷的,上下打量起来!

? ? 白秀灵喘着气,恨声道:「做梦!」

? ? 突然一口鲜血喷出,明臣舜还没反应过来,只见她双掌齐出,却没有攻向明
臣舜,后者却是全神戒备!就这一刹那的功夫,排山倒海的掌力已经压向如意等,
如意等哪里敢触其锋芒?双手连续在胸前结了数个法印,同时立即闪躲,却也鬆
开了手中冰雨心的缰绳!

? ? 「轰!」掌力打在地面,激起漫天尘土,「糟糕!」说时迟那时快,明臣舜
再反应过来,要来抢冰雨心时,白秀灵已经拉着冰雨心,驾上云头,向南海普陀
院而去!

? ? 普陀院的腾云之术本就玄门第一,白秀灵知道自己重伤,逆转经脉,强行突
破功力,救了师父后更是拼命逃走,别说明臣舜受伤也不轻,就是没有伤,也没
把握在她们到达普陀院之前追上她们!

  「嗷……」一声怪啸从背后传来,白秀灵回头看去,只见刚才打斗之地凭空
冒起一个火球,明臣舜大怒之余竟然以邪术发洩怒火,将周围林木都大着了!心
中焦急此魔嚣张,更加快速的和师父返回普陀院!

  「主人,婢子误事了,请主人责罚!」如意吓得面如土色,扑嗵一下跪倒在
明臣舜身后,她的几个徒弟也跟着跪下来……

? ? 「哼,不要紧,她们跑不了!」明臣舜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!

  白秀灵带着冰雨心不敢耽搁,狼狈的回到普陀院,安顿好冰雨心后,才派人
请来陈升商量。

? ? 为了冰雨心的颜面,其被明臣舜姦淫的一节自然掩过,只说冰雨心失手被擒,
白秀灵正好遇到,二人合力击退明臣舜!穿戴洗漱沐浴,穿戴整齐后,冰雨心反
复照着镜子,总觉得自己没洗乾净!想到被明臣舜俘虏的这几天,简直就是一场
噩梦!他强姦自己,对自己旦旦而伐,让自己想起来都打冷颤!那幺粗那幺长的
鸡巴,扎进自己蜜穴,自己根本无力抵抗!自己的贞操就被他轻易毁去,自己还
能归位观音吗?不过他好像对自己也不是都粗鲁,比如看自己真累了时,还会放
缓一些,让自己适应……

  「怎幺自己会想这些汙秽不堪的事情?」冰雨心满脸通红,也就是没人看见,
她收摄心神,看没什幺破绽了,也来到客堂。

  依旧是一身白衣,云髻高绾,依旧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洁,只是冰雨心自己
清楚,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曾经的即将归位的菩萨转世!陈升却看不出变化,忙
起身恭迎。

? ? 「事情大致就是这样,现在我最记挂的还是峨眉派!」说明了一下情况后,
冰雨心道:「虽然明臣舜受伤不轻,可他背后有朝廷支持,只怕还是会对峨眉派
出手!没有峨眉派的消息,心中不安,可我和秀灵都重伤在身,一时难以恢复,
又到哪里找能对付明臣舜的人呢?」

? ? 「少林至纯大师对朝廷一向是恭顺,这几年更是时不时的封山,不然,少林
十八罗汉出面,还是可以的……」白秀灵没说完,冰雨心已经摇头道:「十八罗
汉个个身负绝技,十八罗汉阵更是威力无穷,可明臣舜不会不防备!少林武当在
朝廷的门人都不少,这些年明臣舜清剿江湖门派,手段狠辣有目共睹,只对这两
个门派儘量避让……」

  「还有一个方法!」陈升突然开口,说道:「二位都已经重伤,明臣舜肯定
不会猜到你们会再次奔赴峨眉派!那幺二位若有一位赶去,就可以镇住那些邪魔
外道朝廷鹰犬!」

? ? 「可我们的伤势一时怕难以好转……」

? ? 不等冰雨心说完,陈升道:「终南派有九转青莲丹,乃是疗伤圣药!只是药
材收集,炼製,都极为不易,这几十年来,也只炼成十枚……」

? ? 冰雨心,白秀灵都是眼前一亮!九转青莲丹确实是疗伤圣药,说活死人肉白
骨也不为过!只是主药青莲只有终南山,深山中少数几个冷泉附近出产,而且,
九转青莲,每一转都要三个寒暑,且成熟时只有三个时辰可用,过了就会凋谢!
可想而知,终南派为了这些丹药下了多大功夫!陈升算到终南派会遭大难,所以,
出来时将这些至宝带出,也是情理之中!

  「二位伤势再重,十枚丹药下去,也定能恢复如初!所以,老朽之意是,二
位一人在普陀院疗伤,同时看守门户,另一人带着丹药上路,每天一枚,在阳光
初现时服用,炼化半个时辰即可。等赶到峨眉派时,应该来得及!」说着从衣袖
中掏出一个锦盒,放在茶桌上。

? ? 「师父,还是我去吧!」白秀灵道:「师父和他……交手,连续受伤,不宜
奔波,还是徒儿去吧!」

? ? 冰雨心明白徒儿的意思!自己绝不是受伤那幺简单,被明臣舜姦淫多时,纵
然没有如他所说,采去自己八成功力,自己若想恢复也难上加难!白秀灵只是受
伤,只要治好内伤,就可以恢复。虽然她也很想早日恢复功力,但眼下万分火急
的时候,轻重缓急总要明白!

  「你先服下一颗,待伤势好转一些再上路!」白秀灵当即服下一枚丹药,盘
膝而坐,还是炼化,陈升和冰雨心也不说话,只在旁边看着,为其护法!

  九转青莲丹果然神奇,炼化之后,白秀灵明显感觉自己伤势缓和,不再加重,
甚至逆转运功伤及的经脉也被修复不少!

? ? 目送白秀灵上路,送走了陈升,冰雨心独自回到内院。紫霞珞珈山后,有一
处温泉,一年四季涌流不断!泉眼周围,云烟缭绕,不仅景色宜人,更是疗伤的
绝佳场所!

? ? 冰雨心站在泉水边,面无表情,心里波涛汹涌五味杂陈!最近这些时日的遭
遇,在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经过,修行多年本已经心境稳固不为外物所扰,此
时,泪水却无声的流淌下来!

? ? 她知道,这是自己功力大损,对心境的控制有所降低导致!解开衣带,任由
衣衫滑落,白皙如粉雕玉琢的身体,暴露在空气中,一丝凉风袭过,她缓步进入
温泉,盘膝而坐,五心向天三花聚顶,很快进入太虚境界,开始治疗内伤……

  温暖的泉水在她身边流过,仿佛温柔的手,给她按摩着身体,仿佛还带走她
身上的汙浊,可明臣舜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,未必都能带走……